以另一种方式铭记:那些致敬游戏制作者的彩蛋

暴雪boy_神焰就在前几天,一个隐藏于任天堂Switch里的彩蛋成了游戏圈的新热门。这个彩蛋的激活条件是如此苛刻,以至于直到现在才被人“真正”地发现。为了触发它,你需要进行以下步骤:1.首先,确保你的Switch没有联过网;2.把Switch的系统时间设定为7月11日;3.拿Joy-Con对着Switch主界面摆出任天堂前任社长岩田聪在Nintendo Direct节目中的招牌动作——双手垂直向前;4.接着你便会在岩田聪先生的“直接”语音提示中进入FC游戏《高尔夫》。友情提示:如果你的Switch之前就已经连过网(即经过任天堂官方服务器验证),那么很遗憾,你只能等到下一年的7月11日才有机会解锁这个彩蛋了……这个彩蛋重要的意义还在于,《高尔夫》乃岩田聪为任天堂制作的第一款游戏(该作在日本共卖出246万份,是当之无愧的经典),而7月11日是岩田聪永远告别玩家的日子。换言之,任天堂之所以费尽苦心地在Switch里安设这样一个彩蛋,正是为了缅怀兼铭记岩田聪这位传奇游戏制作人。序如今但凡是电子游戏或多或少都会自带隐藏彩蛋以彰显逼格,而说起这些彩蛋,有的是抖机灵致敬流行文化梗,比如像这样:《辐射4》里的《玩具总动员3》彩蛋而有的原本就是游戏里的“开发者专用”功能,只是碰巧被玩家给挖掘出来而已:还记得“热咖啡”么?不过亲你造么,历史上第一个电子游戏彩蛋的诞生由来,仅仅只是其制作者为了申明自己的“著作权”而已……这事还得从上世纪70年代末说起,彼时游戏主机行业的老大是雅达利公司,而该公司的新任老板乃从纺织品行业跳槽过来的Raymond Kassar,由于Kassar并不认同电子游戏的艺术价值,只拿后者当纯粹的商品,故而那些开发电子游戏的程序员在他的眼中同纺织品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毫无区别,这也就罢了,Kassar还强令所有的雅达利游戏里都不得附加制作者名单。很自然的,这种对开发者极不尊重的行为招致了雅达利员工的一致反感,其中一位名叫Warren Robinett的程序员决定略施小计来玩一出“非暴力合作”:且说在1978年,Robinett负责开发一款名为《冒险》(Adventure)的游戏,由于Robinett在这款游戏上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他实在不甘心自己的努力无人铭记,于是他特意在游戏里设计了一个隐藏关卡,玩家将其找到后,便会在屏幕上触发“by Warren Robinett”的闪光特效字。这,便是游戏史公认最早的彩蛋了。你瞧,游戏彩蛋最初的存在意义并不是让玩家多点茶余饭后的谈资,纯粹就是给游戏开发者炫耀其“业绩”用的。实际上,即便是几十年后,游戏开发行业变得规章化的今天,每个参与游戏制作甚至那些外包的工作人员均有资格出现在游戏的制作者名单中,但仍有部分游戏开发者选择“不走寻常路”,于是也就催生了形形色色的游戏开发者“专用”彩蛋。就是要上天我们第一个要点名的是暴雪。大家都知道,暴雪别号“CG电影大厂”,这一点早在问世于1998年的经典游戏《星际争霸》里便有充分的体现,游戏里的炫酷过场动画即便放在今天也不显得过时,甚至不久前暴雪推出了《星际争霸:重制版》,也不忘特意对游戏里的过场动画一并做了高清化。当然,精彩的过场动画自然离不开暴雪动画组成员的辛勤努力,而这些动画制作者也没打算对此予以低调,我们先来看一张过场动画的截图——发现玄机了没?截图中UNN新闻播报下方滚动的一部分股票代码其实是暴雪动画组里制作人员的姓名缩写,以图中的SAmiA为例,它指的是暴雪电影部门的Matt Samia,此人制作过包括《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暗黑破坏神2》《魔兽争霸》等游戏的过场动画影片,甚至还在《魔兽争霸》中担任配音,如今Samia已是暴雪电影部门的掌舵人;至于截图中的HARley指的则是暴雪电影部门的员工Harley Higgins II,类似的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这位酷哥便是Matt Samia到了《星际争霸2》时,暴雪将这种独特的留名方式进一步地发扬光大,比如《星际争霸2》的主设计师、别号“光头哥”的Dustin Browder连同游戏的3D艺术家Brian Sousa干脆就将自己做到了游戏里,其中Dustin Browder在游戏里做起了“掠夺者”佣兵,而Brian Sousa则开上了歌利亚机甲,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还没完,暴雪顺带还借《星际争霸2》缅怀了一位不幸因心脏病而于2004年英年早逝的美术设计师Michel Koiter——在《星际争霸II:自由之翼》的过场动画“火与怒”中,主角雷诺会拾取一位战死陆战队员的军用识别牌,而这位陆战队员名叫“M. Koiter”。有了《星际争霸2》开发组做榜样,暴雪《暗黑破坏神3》开发组也没少在游戏里大刷存在感,好比这帮人在游戏里特意为玩家准备了一个名为“开发者地狱”(Development Hell)的隐藏关,在这个关卡里,游戏开发组的成员统统化身成可怕的丧尸,而项目总负责人Jay Wilson则以聚尸怪的形象隆重登场。或许你会觉得《暗黑破坏神3》的开发者将自己“恶搞”成恶魔以及丧尸有点没下限,然而比起另一位伟大的游戏设计师John Romero的所作所为,这根本就不算事儿——Romero是id公司的创始人,其代表作是《毁灭战士》系列,而在《毁灭战士2》里,当玩家击败了最终BOSS亦即一个巨大的恶魔头颅后,可以借助游戏里的穿墙秘籍通过恶魔头颅的伤口移动到恶魔头颅内部,然后玩家就会发现Romero——准确地讲,是Romero那血淋淋的头颅,并且这个头颅还会用倒着读的英文对玩家挑衅道:“想赢游戏,就必须杀了我John Romero”(To win the game, you must kill me, John Romero),怎样,够嚣张吧!John Romero,上世纪末风头最劲的游戏设计师之一不过呢,要比嚣张程度,笔者认为罗梅罗还是比不过《半条命》里的G胖,有图有真相——这满屏的G胖迷之微笑就问你服不服?有必要指出,不仅仅是欧美游戏人喜欢在自己的游戏作品里以彩蛋的形式留名,就连日本的游戏开发者也不能“免俗”,而这方面的典范当属传奇游戏设计师、《合金装备》系列之父小岛秀夫。早在小岛秀夫为Konami制作游戏《拦截者》时,他就特意在这款游戏里埋了一个彩蛋,那就是玩家在总部的电脑里输入“KOJIMA”(注:小岛秀夫的英文名为Hideo Kojima)便可调出小岛秀夫的简要个人资料,包括他的出生日期、星座、血型、昵称以及最喜欢的游戏等。不过小岛秀夫的恶搞精神并未仅仅停留在《拦截者》上,证据就是在小岛秀夫担任制作监督的游戏《合金装备 和平行者》里,他干脆将自己做到了游戏中——在火山基地关,玩家如果选择搜查车号为63824(注:小岛秀夫出生于1963年8月24日)的卡车,就会巧妙地“邂逅”小岛秀夫,这就算了,小岛秀夫在游戏里作为佣兵的简介竟然是“游戏设计师”,个人属性值更是异常强大,证据就是他的医疗类和间谍类属性点全满……可能是嫌在《合金装备 和平行者》里的乱入还不过瘾,接着小岛秀夫又在《合金装备5:幻痛》里怒刷了一波存在感,此时小岛秀夫成了游戏里支线任务的解救对象,其在游戏里的综合能力评价为S,格斗能力为A级,擅长技能为外交(?)、电子通讯以及维修……当然不仅仅是国外游戏开发者,国内的游戏人时不时也会以类似的形式同玩家在游戏里玩一波“亲密互动”,笔者还记得在国产游戏《仙剑奇侠传4》里能找到很多水滴人,而他们其实都是上软开发组在游戏里的虚拟化身,通过与这些水滴人的只言片语,玩家可以藉此了解到很多《仙剑奇侠传4》的开发秘辛,而到了《仙剑奇侠传5》时,制作者干脆做了一个名为“开发山”的隐藏地图,听名字我们就知道这指的是啥……英雄惜英雄除了上述这些被游戏开发者用来在自家的游戏作品里刷存在感的彩蛋,我们还能在游戏里找到另一类游戏制作者的相关彩蛋,后者的创作动机更倾向于“英雄惜英雄”,即在自家游戏里表达对他家游戏设计师的敬意。首先要说的就是B社的《上古卷轴5》,在这款充斥着无限可能的沙盒游戏里埋藏了大量彩蛋,而其中一个彩蛋特别值得一提,因为它是用来致敬《我的世界》作者Markus Persson的。这个彩蛋其实也不难找,在世界之喉山岭上,玩家有机会找到一件名为“Notched”的锄头,而Notch正是Markus Persson的网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B社曾和Markus Persson就“卷轴”(Scrolls)一词的商标使用权而闹上了法庭,因为Markus Persson的新作标题就叫《卷轴》,而B社认为其涉嫌构成了对《上古卷轴5》的商标侵权,不过法庭最终还是判Markus Persson获胜,而B社随即同Persson达成和解。有必要指出,Persson后来没忘用一个玩笑对《上古卷轴5》开发者予以回敬——Persson在推特上宣称,他将会在《我的世界》里新增一样名为“Toddhowared”的锄头,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恶搞”《上古卷轴5:天际》主设计师Todd Howard。当然,《上古卷轴5》制作组里对Persson的致敬手法还比较隐晦,毕竟他们只是通过一样道具的名称来阐述敬仰之情,反倒是2K Games名下的《文明》系列开发商Firaxis Games在这方面就任性许多——在Firaxis Games的游戏《幽浮:未知敌人》中,玩家可以通过给自己麾下部队自定义命名的方式解锁一些默认隐藏的强力战士,而其中的两位强力战士的造型直接取材自现实中的知名游戏人,第一位乃Sid Meier,业内公认的神级游戏制作人,《文明》系列的创造者;另一位则是Ken Levine,《生化奇兵》系列的主创,并且Ken Levine在《幽浮:未知敌人》里的绰号为“老大爹”,而“老大爹”正是《生化奇兵》系列游戏里的标志性角色。玩家都爱的大神Sid MeierKen Levine《生化奇兵》系列里的标志性角色——老大爹类似的例子甚至还包括了PS4大作《地平线:黎明时分》的开发者Guerrilla,在《地平线:黎明时分》这款游戏里,玩家能收集到一个护身符,而这个护身符的造型同小岛秀夫离开Konami之后创立的Kojima Productions工作室之Logo完、全、一、致!至于为何Guerrilla要特地埋下这个彩蛋,原因很简单,小岛秀夫新作《死亡搁浅》所使用的游戏引擎正是Guerrilla所提供给前者的Decima引擎,实际上,Guerrilla甚至还专门在《地平线:黎明时分》的制作人名单里致敬了Kojima Productions工作室的成员,由此可见《地平线:黎明时分》开发组成员乃小岛秀夫的忠实迷弟迷妹有木有?顺带笔者向各位安利一款名为《爬行》(Crawl)的独立小品游戏,在这款游戏里,制作者Powerhoof将Steam的至高神G胖堂而皇之地做成了大BOSS(没有付一毛钱的代言费哟),而且这BOSS居然还可以从壮年G胖变身成老年G胖,更为有趣的是,G胖居然“大大方方”地给Powerhoof提供了形象使用权,所以这款游戏至今仍在Steam上活得好好的……尾文章的最后还是让我们来谈谈岩田聪先生,其实任天堂对聪哥的致敬彩蛋不仅仅局限于在Switch内置一款《高尔夫》游戏,证据就是在Switch的首发护航大作《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中, 玩家能找到一位名为“Botrick”、外形酷似岩田社长的NPC,与Botrick对话后,他会告知玩家在サトリ(satori)山的山顶有名为“サトリ”的神兽出没,而游戏中神兽サトリ的介绍为“统制动物之森的主人,相传是很久以前来到这里的贤者所化。警戒心非常强,一般不会出现在人前”,重点来了,岩田社长的名字念做さとる(satoru),与サトリ(satori)词源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