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原材半年价格暴涨一半,堪比去年房价

摘要:两三年前,红木原材料价格经历了一波炒作之后出现下跌,市场行情持续低迷。眼下又到了红木交易旺季,自去年9月以来的半年时间,不少红木原材料价格上涨竟超过50%,简直比房价更疯狂。                                                                                                                   两三年前,红木原材料价格经历了一波炒作之后出现下跌,市场行情持续低迷。眼下又到了红木交易旺季,自去年9月以来的半年时间,不少红木原材料价格上涨竟超过50%,简直比房价更疯狂。  疯狂的木头霸气归来!红木原材料半年涨50%  浙江省东阳市是我国著名的红木制品和家具产地,也是国内主要的红木原材料集散地。两三年前,红木原材料价格经历了一波炒作之后出现下跌,市场行情持续低迷。而眼下又到了红木交易旺季,今年的红木市场的行情却“起死回生”,一路高速飞涨。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波上涨行情始于去年九月,不少红木原材料价格上涨超过50%。  何为“红木”?按照原始国标,只有五种珍贵木种被列入红木之列,分别是:紫檀、黄花梨、酸枝、鸡翅木以及铁力木。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伍氏兴隆创始人伍炳亮曾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一般意义上来讲,黄花梨是产自海南的,小紫檀是产自印度的,老挝大红酸枝是产自东南亚国家的,它们都是真正的中国传统红木家具用材。”  如今原始国标把范围扩大了,“红木”的范畴也在不断扩大:业内普遍把所有硬木称为红木。但人们真正想购买的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红木。  由于国内红木家具的原材料主要来自东盟国家,我国红木原材料则九成依赖进口,此次价格大涨的原因之一,是国际上加大了主产区红木材料出口的管控,比如去年以来,越南、老挝、柬埔寨等东盟国家相继对红木原材料出口实行严格的控制,中国红木原材进口量锐减。根据中国红木委发布的《2015~2016 年中国红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累计进口红木90.43万立方米,同比减少56.01%;进口总额达10.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69.60亿元,同比下滑59.43%。  随着东盟国家原材料出口量的大幅减少,直接推动了红木制品价格攀升。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一套以红酸枝独板为原料做成的靠背圈椅三件套,市场售价在3万元左右,而就在3个月前市场销售价格还在2.1万元,涨幅在30%左右。  根据广西红木家具协会提供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直径20公分,长度两米、实心度高的红酸枝原木售价为每吨30万,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价格还不到20万。随着2016年以来东盟各国原木禁令的相继颁布,中国国内市场的其他红木材料也相继出现上涨。  红木原材料太疯狂,下游商家们很受伤  红木原材料价格半年左右暴涨五成,这让一些小的红木家具企业倍感压力,只能无奈上调红木家具的价格。但家具价格上涨幅度并没有和原材料价格同步,上涨幅度在20%左右。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来看,东盟国家的红木出口禁令何时松动还难以预料,但是市场上原料的减少却是显而易见,为此一些商家已经开始囤货,甚至一些红木家具企业前往红木主产区如东南亚,开设木料加工厂,以降低成本。  据海峡财经导报消息,在另一个全国红木集散地之一仙游,除了贸易商到处找货,家具生产商也参与其中。因为价格涨势很猛,一些有红酸枝库存的生产商已经不舍得把它做成家具了。“现在大料很难找,价格已经超过2013年,用一块少一块,舍不得用啊!”经营红木家具厂多年的张明华坦言。  “2013~2014年的恐慌性、跟风性消费透支了购买力,也直接造成了随后一年多市场的冷清。”有业内人士提醒。  从某种程度上讲,国内红木家具企业正面临新一轮洗牌。如今全球都面临着珍稀物种濒危的命运,红木原材料濒临枯竭是无法避免的。对于红木家具厂商来说,如今成本不断上涨,压力不言而喻。“这就是在赌博,继续做下去可能就此翻盘,也可能更加血本无归。毕竟从原木到制作需要不短的时间,这期间市场会怎么变化,谁也预料不到。”一位经营红木家具的商家如是说。  红木的炒作逻辑:“比抢银行还要厉害”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如果将红木当做投资标的,则更需要谨慎。央视财经频道曾揭露了“红木炒作产业”链条:  首先,小批职业炒家大量囤积某种红木产品,用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包装概念,炒热其稀缺性和收藏价值;  紧接着,投资者向红木产地缴纳一定数量的保证金称为经销商,所在区域的红木全部通过经销商销售,形成产地和经销商供销体系。一级、二级和三级经销商联手抬拉红木各类产品价格。  由于一级到三级经销商层层囤积、层层抬拉价格,只用三成流通原料炒作,就能实现购买价格比最初购买价格高出10倍的结果。而不断有新一批商人的加入,让这个行业呈现出遍地开花、生机勃勃的场面。  这些利益集团势力强大,一般机构或个人很难破坏。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上述业内人士伍炳亮曾在金丝楠木炒作过程中遭遇过一次。当时,他在北京博物馆修文物时认识了北京的一位吴先生,其从某城市以每吨6000元的价格买回金丝楠老料,后以每吨2万~3万元卖出。他们通过在电视媒体上找人作秀的方式炒作金丝楠的收藏、投资价值——一个小木箱要价30万元,一张木桌开价6000万元。  “我算过一笔账,这些金丝楠就算价值每吨20万元,一吨可以打两张木桌,成本每张10万元,他们敢卖6000万元。”伍炳亮说,“这种炒作比抢银行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