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机器人最多的日本,碰上美国会怎样?

Starbow什么是现代人想象中的巨型机甲?或许是《铁锤》中有着强劲马力驱动着四轮或双足的钢铁,在黄土上轧过一道道飞驰的痕迹;或许是《高达0079》里安有大口径炮与火箭巢的移动武库,在空气中迸发出齐射的硝烟;抑或是《环太平洋》中内里架有合金与钢材的坚硬铁拳,在弹尽粮绝之时仍可展开惊心动魄的肉搏。然而想象终归只是想象,巨型人形机甲的稀薄实战性已在战争形态的演变下一次次被否决,人们或许永远等不到军用人形机甲的诞生。但东方不亮西方亮,实战被推论毫无用武之地的机甲,却已不知不觉在民间观赏娱乐中开花结果,成为了机甲格斗业。人形机甲的浪漫,一旦迷上就再难忘却美日钢铁大战,本月即将开打2015年7月,一则重磅消息毫无悬念地霸占了当年的机器人头条:美国巨型机器人制造商MegaBots公司通过YouTube向日本水道桥重工发起战书:“水道桥重工,我有一个巨型机器人(MegaBots Mk.2),你有一个巨型机器人(Kuratas),一山不容二虎,来一决雌雄吧!”很快,日本水道桥重工的社长仓田光吾郎果断应战,并表示“巨型机器人是发源于日本的特有文化,我们必将全力捍卫。”宣战与应战PV里的中二气息溢满了整个屏幕最初,对机甲格斗的印象还停留在《机器人大擂台》的吃瓜群众们只把这当作美国人的日常中二,结果双方展示出的机甲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人开发出了如此体面的人形机甲!他们分别是美国的MK与日本的KURATAS。由于事关乎两国技术人员尊严与机甲爱好者的感情,该比赛一经公布便激起千层浪,引起广泛热度。这场约架原本定在了2016年,但由于改装事宜、场地、美国队资金等种种问题不断延期,直到改至今年9月,也就是现在。(截止发稿前,约架的具体时间仍未公布。)不再是以往的小打小闹,这次约架的机甲终于有了“钢铁大战”的实感值得一提的是,在等待的过程中还意外杀出了新的黑马——中国的“大圣号”。今年五一节期间,由中国艺术家孙世前设计、与吉米客组建的GREATMETAL战队制作的中国机甲“大圣号”意外地在鸟巢登场,并邀请到了这次参展的美国队MK同台进行静态展出。展出后双方负责人也成功约架,中国方面还透露出消息:在不远的将来,也就是美日大战之后,中美之间也将有一战。不过相比起埋头改装的美日机甲,中国的“大圣号”更带有几分推进国内机器格斗产业的宣传意味而非实战体验,这点我们将在后文的机甲格斗的产业演变中介绍。在此之前,先让我们详细了解大家最关心的部分——参赛作品,并从中体会不同国度迥异的“机甲情怀”。“你俩打架也带我一个!”中国“大圣号”的公布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数以百万的热议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同文化血脉中的钢铁基因正如水桥道重工的社长仓田光吾郎在应战声明中提及的“人形机器人是发源于日本的特有文化”,机器人文化,尤其是人形机器人,是由日本发源、馈赠给全世界爱好者的瑰宝。以1972年较为成熟的《魔神Z》为起点,日本在这40年里衍生出了众多的机器设计与流派,风格从最初的超级系演变到真实系,期间还派生出诸如《樱花大战》的复古蒸汽朋克式等。构造从简单的一体式到变形机器、核心机舱等脑洞大开的设计,活动范围也从地下跑的、天上飞的,到漫游整个宇宙,日本的机器设定堪称脑洞大到外太空。四十年前的《魔神Z》明年仍有剧场版推出,在日本堪称经久不衰的典范正因如此,水桥道重工在设计真实机器人的路上可以说是有取之不尽的参考与范例,真正难点是在天马行空的想象与现实技术中取舍出一个最佳的平衡点。早在这场约架的前几年,仓田光吾郎交出了自己的答卷——本次参赛的日本机甲Kuratas,造价135万美元,为单座巨型全钢机器人,手部可装备双管的加特林油漆炮和高压水枪。移动方面KURATAS由四轮驱动,行进速度可达10千米每小时,同时还在开发双足驱动版的功能。除此之外,该机器人采用了先进的现实增强驾驶舱,不仅可以单人驾驶,甚至可以从外部用Iphone操纵,武器还可以自动捕获或跟踪瞄准目标。值得一提的是,KURATAS还在机舱内添加了笑脸识别系统,只要驾驶员微笑,机器人就可以开火。妹子微微一笑敌人即可化为灰烬,无论是操作还是宣传方式,这感觉都可以说是非常日式了同时,其看似简洁的设计上其实能找出诸多经典作品的影子,其前置一体的驾驶舱与匀称的骨骼结构就颇有《机动警察》中英格拉姆的风范。而移动采用四轮驱动,则是妥协于有限技术手段的改动。尽管如此,设计者融入了智能手机操作等漫画中未曾预料到的科技,也算是意外之喜了。不同于日本机甲文化天马行空的风格,中国的观众们往往对西方的机甲文化感到陌生。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西方的机甲风格,那就是两极分化,他们的作品往往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其一是接近现代机械设定风格而且追求实用性的军事机械,外型设计风格粗犷、强悍,浑身都散发出“武器”的感觉。虽是人形,却由机械主体、手臂、武装等各机械部件按照一定规则自由组合而成,有着更大的组装灵活性。《战锤》中的机甲,大量简陋的钢材装甲板和裸露的输能线管都是凸显机械美感的手段其二是走科幻风格,以材料学高度先进为前提的超前概念设计。这样的差异在对朋克的喜好中便得以体现——日式机器人非常钟情以蒸汽动力为标志的蒸汽朋克。而西方更青睐以大量电子管与落后工艺来凸显机械美感的真空管朋克,譬如游戏《战锤40K》,以及以高科技材料为基础走简约风的赛博朋克。再来看看美国团队本次的参赛作品。如果说日本机器KURATAS是早在宣战前就诞生的“科技概念作”,那美国的MKII则是一开始就奔着“打碎KURATAS”而做出的“踢馆机器人”。美国机甲MkII,由Megabot Inc.公司设计并制造,身高和重量都比日本机甲更“厚重”:高15英尺,重12000磅,由两名驾驶员共同操作,可以发射初速为120千米每公里的油漆弹。装备了不锈钢装甲、烟雾发生器等防护措施,底部选用了双槽履带式驱动,武器由肉眼观瞄,可发射初速120英里的气泵炮。比起集软硬件于一身的的日式智能机甲,美国的作品则像一个金属集成物,显得非常粗犷不过与财大气粗的日本水道桥不同,美国团队的财力一度捉襟见肘,这也是该比赛一再延期的主要原因之一。为此该团队特地在网上发布了50万美元的众筹项目,并获得了美国网友的鼎力支持,使得这场比赛最终得以继续。因此,美国的MK并没有什么新奇的科技含量,一切都奔着实战而去,但这正是其定位清晰的佐证,正如设计者所形容:“这是一部专为擂台而生的机甲”。而从其被命名为MKII到高度相似的结构,无疑都在致敬这样一部作品——《命令与征服》中的同名机甲:MKII。最后,我们来聊聊中国队的大圣号。据设计师孙世前所言,目前大圣号仍处于技术攻关阶段,同时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因此我们尚无法得知具体技术细节。但从在鸟巢惊鸿一瞥的情报来看,该作与日美前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是一台高约4.6米的兽型机甲,由单人驾驶,可以使用四肢发起攻击,也可以直立挥动武器。而其设计理念源于十二生肖,参照孙悟空原型。按照制作方GREATMETAL的想法,这是一套系列机甲,将囊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十二生肖。虽然网友们从各处细节表达出对其实战能力的不信任,但未成之事尚不可多言,笔者在此不就实战性多作判断。中国机甲“大圣号”如果要问大圣号的设计展现了中国怎样的机甲文化,答案便是一片空白的机甲文化。以往的经验不断表明,大多从零起步的文化题材总是会下意识先从传统文化和自然界中汲取养分,大圣号也逃不开这样的魔咒。其实国外机战也不乏带有传统文化色彩的作品,但这终归只是一个点缀,主要的艺术风格依旧来自于机械本身,而大圣号给人的第一印象却依旧是大圣而非机甲。但这并非设计师团队的过错,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题材都需要一步步地摸索出自己的风格,沉淀出自己的底蕴,作为开山鼻祖的他们已经是功不可没。只是中国在这块几乎空白的领域里,来的终归还是太晚太慢了,所以在这只能祝愿大圣号团队能够披荆斩棘后起直追。直到09年,中国才播出了第一部国产变形机战动画,还始终避不开一股后来者的山寨风不过,在大圣号团队的宣传中,我们注意到了一个更有趣的产业,那就是接下来要说的机甲格斗。“铁甲钢拳”!一场由地下运动发源来的机器人竞技机器人发展至今,大家很难期待他们能够在实战中一展拳脚。虽然机器人在教育、医疗、救灾等领域日新月异的发展着实令人欣慰,但又有多少读者内心渴望着终有一日能够看到钢铁与钢铁的较量。不知各位可曾看过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铁甲钢拳》,该电影由梦工厂制作,曾于2011年在中国内地上映。电影中的故事发生在不远的未来,在那个时代,拳击运动已经被高科技的机器人互博取代了。人类无法亲自上场比赛,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操纵的机器人在赛场上厮杀。作为一部融合了时尚元素的科幻动作片,能在豆瓣上获得8.2分的好评着实不易故事中的机甲擂台格斗世界固然令人心驰神往,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机器人格斗以一种地下运动的形式,早已存在了几十年。机器人格斗的历史最早的原型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在停车场举办的遥控车大战,然后是1994年第一届美国机器人大擂台,直到1999年《机器人大战》(BB)在美国长滩打响后引起广泛关注,这项地下运动在千禧年的节点向全世界宣布:21世纪的竞技场也将有机器人格斗的一席之地!关于《机器人大擂台》的部分,爱玩曾经有一篇文章详细介绍过,在此不多赘述,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阅读。不过可能很少有读者知道,曾经风靡西方的机器人格斗赛,如今在国内也正如火如荼地举办着,那就是中国大疆主办的RoboMasters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不难看出,从比赛风格到场地设备,这场比赛正在努力向新一代的竞技风格靠拢虽然缺乏早年的经验积累,但诸多细节表明,中国赛区在努力用自己的创意把比赛打造得更加刺激与精细化。比如比赛中的机器人对战采用实弹对抗,每个机器人身上装有血液板,被子弹击中后机器人将损失血量,一旦血量为零则意味着机器人阵亡。而比赛发展至今已经吸引了全球160多所高校的228支团队、近7000名青年工程师参加,从地下到地上,天朝的机器人竞赛这一路走得并不容易。而在近期,ROBOTMASTER还宣布了自开办以来最大手笔的一次宣传动作:推出相关动画《机甲大师》。这部可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国产广告片,而是委托日本方面DandeLion Animation Studio和GONZO制作的正经十月番。前者是日本3D动画的大牌厂商,曾承接《火影忍者》《排球少年》等名作的3D部分,而后者则是老牌制作商,曾做出过《战斗妖精雪风》《爆炸头武士》等享誉海外的大作,制作团队可以说是相当豪华的阵容了。该作的质量仍不敢妄下定论,但这无疑向世人们展示了主办方推广机器人赛事的决心虽然机器人格斗赛将不再只局限于童年记忆的《机器人大擂台》,但时至今日,还没能成为大众热门的该类赛事还在一步步地探索当中。怎么才能让更精彩的战斗与智谋共存于赛制中?怎么才能让高高在上的冰冷科技重回大众视野?怎么才能激发观众对机器的热情与向往?如果能实实在在地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机器人格斗竞技赛跻身成为下一项竞技爆款,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最后,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约架的日美机器人上:据最新消息,本次机甲大战的日美双方皆已到达决战场地,并开始了组装作业。尽管尚无具体日期,但如无意外,这场让万千粉丝期待了两年的精彩大战已经是箭在弦上。我们无法预测这场战斗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场,还是会变成两个技术不成熟产物的尬舞,但无论结果如何,属于这个世纪机器人格斗竞技的火苗已经点燃。